81707新葡萄京-最新网址

热门资讯

    原创|入股国轩高科,收购江淮汽车,大众集团意欲为何?

    来源:新葡萄京Eknower 编辑:冯优 发布时间:2020-05-29 09:42 阅读数:24695

    刚刚过去的20多个小时,德国汽车巨头大众集团在中国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

    5月28日晚间,国轩高科(002074.SZ)官宣称,拟定增募资不低于60亿元,发行对象为大众中国。同时,国轩高科控股股东珠海国轩和实控人李缜向大众中国转让企业5%股权。 

    至此,大众集团将成为这家中国本土动力电池巨头的第一大股东,几度甚喧尘上的入股传闻终于落下帷幕。 

    仅仅数个小时后,大众中国又通过增资方式拿下江淮汽车50%股权,同时向江淮大众增资,持有后者75%股权。

    这套“组合拳”折射出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的电动化战略野心。 

    不过,对那些在中国市场掘金的电动汽车和动力电池制造商们而言,这个早已站在全球汽车制造巅峰的玩家将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业已形成的竞争格局也或将改变。

    • 尘埃落定

    刚刚过去的那个晚上,现年56岁的李缜或许会兴奋地难以入眠。 

    在经过一年的博弈后,这位身价70亿的富豪和他所执掌的国轩高科终于“傍”上了拥有82年历史的大众汽车集团。 

    国轩高科的公告显示,大众中国将作为战略投资者通过两种方式对国轩高科进行战略投资,一是认购国轩高科向其定向发行的相当于此次发行前国轩高科已发行的股份总数30%的股份。 

    另一种方式是根据《股份转让协议》约定的条款及条件,从珠海国轩及李缜处合计受让国轩高科5646.76万股股份。 

    转让完成后,大众中国将合计持有国轩高科4.4亿股,占企业总股本的26.47%,成为第一大股东。李缜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3.03亿股,占企业总股本的18.20%,为第二大股东。 

    不过,大众中国要付出的代价是承诺在一定期限内将不可撤销地放弃部分企业股份表决权。这意味着,李缜仍为国轩高科实控人。 

    根据国轩高科同日披露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其此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3.06亿元,且据企业与认购方大众中国的约定,大众中国认购总额不低于60亿元。

    扣除发行费用后,此次募集资金净额将用于国轩电池年产16GWh高比能动力锂电池产业化项目、国轩材料年产30000吨高镍三元正极材料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大众集团的此次投资在动力电池行业引起轩然大波。相比大众在汽车行业的江湖地位,国轩高科在动力电池行业的影响力显得差强人意。

    资料显示,大众汽车集团成立于1938年,总部位于德国沃尔夫斯堡,是欧洲最大的汽车企业,旗下拥有包括大众、奥迪、宾利、保时捷、兰博基尼等在内的12个汽车品牌。 

    刚刚过去的2019财年,大众汽车集团取得了骄人业绩,各条业务线总计实现销售收入2797亿欧元,营业利润201.22亿欧元。

    相比而言,国轩高科在动力电池领域则被本土竞争对手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远远甩在身后。 

    根据SNE Reasearch数据显示,2019年,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动力电池出货量分别为32.5GWh、11.1GWh、3.2GWh,同比增长分别为38.89%、-5.93%、0%。 

    其中,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装机量分别是国轩高科的10倍和3倍之多。而在全球动力电池的排名中,国轩高科仅位居第七。 

    事实上,这场门不当户不对的联婚并不被业内看好。 

    大众入股国轩高科的传闻最早可追溯至2019年5月。彼时,国轩高科在互动平台上向投资者透露:“企业一直与大众企业保持沟通与交流,企业将力争进入世界一流整车品牌供应链。”

    同年8月,一则“大众汽车有意通过折扣私募股权配售方式,收购国轩高科20%的股份”的外国媒体报道让这对CP正式组成。当时,国轩高科股价应声大涨5.96%。 

    但双方在当时均未对此作出回应。国轩高科后续仅表示正在和大众汽车就未来可能开展的技术、产品、资本等方面的战略合作进行探讨。 

    最近一次传闻出现在今年4月。此次传闻中,双方的合作探讨有了飞跃式进展。 

    一位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大众收购国轩高科股份一事,已获得大众董事会批准。此消息一出,国轩高科股价连续几个交易日大幅拉涨,股价一度超过27元。 

    该人士还透露,大众集团通过定向增发不超过30%的股份及协议转让部分股权的方式成为国轩高科的第一大股东,初步投资金额将达到7.4亿美金。 

    针对这一曝料,大众与国轩高科仍然没有正面回应。

    直到5月20日,国轩高科发布临时停牌公告,声称企业实际控制人与第一大股东将会发生改变,且对方属于“制造业”,再次将舆论焦点指向大众。

    随着大众入主国轩高科一事被官宣,国轩高科今日早盘复牌即涨停,报于29.9元。

    如今,传闻被证实,但外界仍对大众集团选择国轩高科大惑不解。

    • “组合拳”

    但大众集团没有更好的选择。

    在全球动力电池的版图中,宁德时代早已成为该行业的超级巨头,稳坐第一名宝座。2019年,该企业出货量32.5GWh,在全球占有27.87%的市场份额。 

    截至发稿,宁德时代市值高达3222亿元,其实际控制人曾毓群更是坐拥800亿元财富。对大众而言,拿下宁德时代的代价太大。 

    另一老牌巨头比亚迪则位列全球第四,中国第二。2019年,该企业出货量为11.1GWh,占全球市场份额的9.52%。 

    相比宁德时代而言,比亚迪涉及的业务覆盖了包括动力电池、整车制造、城市轨道交通等多个领域,动力电池业务长期“自产自销”。 

    在“两巨头”的挤压下,国轩高科在全球版图中仅位列第七,2019年出货量为3.2GWh,占全球份额的2.74%。

    另一方面,今年来,国轩高科业绩堪忧,经营举步维艰,亟需引进外部投资者纾解财务紧张现状。 

    不过,对大众集团而言,入主国轩高科仅是其“组合拳”中的一部分,江淮汽车则是其电动汽车棋局上的另一颗重要的棋子。 

    在入股国轩高科尘埃落定后不久,收购江淮汽车股权也很快落定。 

    5月29日,江淮汽车正式发布关于安徽省国资委、大众中国投资、江汽控股签署《关于向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企业增资之意向书》的公告。 

    公告称,上述各方同意,由大众中国投资在约定日期前通过增资方式获取江汽控股50%的股权。增资完成后,大众中国将成为江淮汽车股东,持有其50%的股权。 

    此外,大众还将向双方的合资企业江淮大众增资,从而持有后者75%股权。

    事实上,早在两年多前,大众集团和江淮汽车就已联婚。 

    2017年12月22日,江淮大众正式成立,是国内第一家专注于新能源汽车的合资企业。注册资本20亿元人民币,双方股权比例为50%,合资初始期限25年。 

    随着大众集团控股,合资企业将逐渐扩大规模并力争在 2029 年间达到年产量 35-40万辆。项目总投资额预计达到约10 亿欧元或等值人民币。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国轩高科是江淮汽车最大动力电池供应商。 

    大众中国官网称,该企业位于中国安亭和佛山的两座工厂自2020年起正式投产纯电动车型。此后,大众汽车集团将在中国具备每年生产60万辆纯电动汽车的技术能力。

    此次同时将国轩高科与江淮汽车收入囊中,大众集团得以拥有更为完整的电动汽车产业链。这家汽车巨擘的电动化野心也彻底暴露。

    • 大众的野心

    面对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数以十万亿计的潜在市场,任何车企都不得不侧目。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4.2万辆和120.6万辆。

    按照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汽车销量的25%左右,保守预计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到700万辆。

    相较其他传统车企,大众集团显得更为迫切。这或许与其多年前在“排放门”事件中受到沉重打击有关。 

    2015年,大众集团如日中天。此前一年,该集团以992万辆的销量成绩超过丰田,登顶全球汽车销量榜首。 

    但当年9月18日,“排放门”事件将大众集团拉入舆论漩涡之中,导致包括大众、戴姆勒在内的多家车企造成了数以千亿计的损失。 

    直到今日,该事件仍旧余波未平,大众不得不继续为“排放门”事件买单。这场蔓延到全球汽车产业的风暴让大众嗅到内燃机时代的末路危机。

    2016年6月,大众拿出了自救方案“TOGETHER–Strategy 2025”,宣布调整核心汽车战略,将电动化作为未来10年最核心的战略基石之一。 

    2018年4月,先后在博世、宝马集团高层“摸爬滚打”的老将赫伯特·迪斯成为了大众新一任集团CEO,他被赋予的使命是,带领大众加速迈向电动化的未来。 

    上任后,迪斯极力推动集团向电动化转型。更重要的是,他意识到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的前景,电动化“东征”成为了其核心战略之一。

    一年后,迪斯在上海宣布,大众集团将以未来10年生产2200万辆电动汽车为目标,其中一半将在中国生产。同年,宝来、朗逸、高尔夫三款畅销车型的纯电版本在中国上市。

    大众的电动化“东征”之势已经展开,不仅仅是大众品牌本身,奥迪的e-tron系列、保时捷的Taycan都将成为这家车企攻占中国市场的重要手段。 

    不过,如果没有政策东风,大众集团入股国轩高科将面临难以逾越的壁垒。 

    当大众集团宣布“TOGETHER–Strategy 2025”时,中国动力电池市场的大门刚刚对外资关上。

    2016年末,工信部公布《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第5批)》(下称“推荐目录”),相比此前目录,新版撤销了5款车型。 

    这5款车的共同点是,使用未列入《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所生产的电池,这些产品均来自LG、SAMSUNGSDI等外资企业。 

    次年1月1日,新版《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开始实行,明确使用外资动力电池的新能源车型将不会享受补贴政策,也无法进入推荐目录。 

    在这些新政的“护航”下,宁德时代等本土供应商发展突飞猛进,外资供应商不得不接受败退中国的现实。 

    但到了2019年,政策风向突变。当年2月1日,发改委、商务部就《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鼓励外资动力电池企业来华投资。 

    政策松绑后,松下、LG化学等日韩动力电池企业很快携数百亿资金回归中国市场。 

    去年6月30日,商务部公布《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19年版)》。 

    在此版目录中,“汽车动力电池专用生产设备的设计与制造”、“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制造及研发”、“智能汽车关键零部件制造及研发”等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相关领域均向外资放开。 

    经过几轮布局后,大众集团已来到电动化东征的关键节点,而国轩高科和江淮汽车则成为其重要的手牌。 

    下一个疑问或许是,大众的野心会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和动力电池市场掀起腥风血雨吗?

    大家都在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