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07新葡萄京-最新网址

原创|“一辈子就做一件事”?李振国说NO

来源:能源资讯早知道 发布时间:2020-03-18 02:34 阅读数:61757

作为光伏巨头隆基股份(601012.SH)创始人,现年53岁的李振国曾多次对外宣称,“我只了解单晶,一辈子就干这一件事”。

不过,这个誓言或许已于2018年9月14日被打破,一家名叫隆基锂电的企业在当天悄然成立。

种种迹象表明,这家以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及产品的研发、制作和销售等为经营范围的新创企业承载着母企业隆基股份跨界储能的野心。

仅仅四天前的3月14日下午,该企业董事长钟宝申刚刚在山西大同调研氢燃料电池企业。此外,「新葡萄京」获悉,这家单晶龙头同步正在推进储能电池碳材料技术的研发。

一位业内人士称,隆基选择碳材料作为跨界储能研究方向顺理成章。据了解,碳材料因化学稳定性好、可调控性强等特点,以及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应用前景广受关注。

十余年来,凭借专注于单晶产品开发,李振国和钟宝申、李文学等兰州大学校友一起将隆基股份打造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光伏企业。

近年来,这家风头正盛的光伏巨头更是频繁地投出动辄数以十亿计的重金,光伏“铁王座”似乎触手可及。

隆基股份的兰大杰出校友们成功地联手攀上了一座高峰。但他们依旧年富力强,亟需新的赛道来填补日益膨胀的信心。

对向来以审慎著称的隆基高层来说,选择储能作为新赛道或许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但这个技术路线更多、竞争形势更加复杂的新兴产业同样拥有着更多的不确定性。

这一次,隆基股份还能搅弄风云吗?

  • 01新赛道

隆基锂电的全称为西安隆基锂电新材料有限企业,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

该企业控股股东为西安隆基绿能创投管理有限企业,后者为隆基股份全资控股企业,法人代表为钟宝申。

储能有多种技术路线,主流储能技术包括铅酸电池、锂离子电池、液流电池和钠硫电池等。但截至目前,尚未有一种技术能够一枝独秀,满足循环寿命、可规模化、安全性、经济性和能效五项储能关键技术指标。

不过,隆基锂电颇为低调,成立两年来,一直未曾推出新产品。

尽管如此,但坊间猜测始终未曾停止。

公开资料显示,隆基曾公开招聘储能系统研发岗位,要求熟悉储能电池(铅酸/胶体电池及磷酸铁锂电池)的特性。 

另一种传言称,隆基可能正在研究固态电池,这是储能领域目前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之一。

事实上,在储能这条新赛道上,隆基的起步晚于同行。

时钟拨回五年前。2015年年底,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光伏行业迎来一波“抢装潮”。

由于光伏发电的非连续性,光伏发电完全替代传统能源需要一部分的储能配合。光伏行业的发展,导致储能行业发生革命性变化。嗅觉灵敏的企业此时已悄然开始布局储能。

次年6月初,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促进电储能参与“三北”地区电力辅助服务补偿(市场)机制试点工作的通知》,首次明确电储能作为电力市场辅助服务提供者的市场主体地位,并制定了补偿机制,电储能参与辅助服务市场。

在利好政策的刺激下,这一年,储能行业迎来发展元年。

光伏企业闻风而动。协鑫、HUAWEI、特变电工、阳光电源、古瑞瓦特、天合光能、科士达、中天科技、科华恒盛等光伏企业逐渐汇聚在这同一个赛道,搅局储能。

“搅局者”大致分为三类。一是电站开发商或业主,了解光伏电站需要怎样的配置、是否符合智能微网的功能、要否符合产业政策支撑。

第二类是组件企业,尤其是大型组件企业,有垂直整合资源的实力,把光伏和储能结合起来比较方便。

第三类是光伏逆变器企业,它们对储能技术钻研更深,可迅速从做逆变器产品转型到储能产品。

隆基反应过来,已是3年之后。不过,对于隆基跨界储能,目前外界可窥探的信息并不多。

但几大光伏行业巨头已开始行动,它们均已锚定不同发力重点,并争分夺秒地积累起自己的优势。

HUAWEI选择在在智能锂电方面的深入布局较为深入;协鑫集成在打造一站式智慧综合能源解决方案的商业模式中,将储能业务放在了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地位;特变电工则在储能微网解决方案和服务方面积累较深,致力于在发电侧解决弃风弃光问题。

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选择驶入储能变流器(PCS)快车道。2018年,该企业PCS全球出货量位居榜首,短短几年内又完成从PCS到系统集成商的转变。

当同行在跑马圈地时,隆基则在低调潜行。时至今日,这家光伏巨头将豪赌何种技术路线仍不得而知。

  • 02复制单晶?

隆基能够复制它在单晶的辉煌吗?

对于加速去补贴背景下的光伏企业来说,储能领域是极具想象空间的巨大赛道。 

某调研机构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则显示,全球储能系统2025年市场规模增长到5000亿美金(约合3.47万亿元)。

根据 CNESA 全球储能项目库的不完全统计,截至 2018 年底,中国已投运储能项目累计装机规模 31.3GW。 

相较于传统的3C电池和动力电池市场,储能为实现新能源大规模接入提供了可能。无论在削峰平谷、分时调度、提高经济性等各个方面,储能的优势都极为明显。 

对光伏企业而言,一个颇具吸引力的方向是,若把握好机会,将有望与储能企业合力构建清洁能源的行业新生态。

但这个新赛道不仅考验企业的产业化能力,更考验其技术实力。因此,抢占市场、技术攻关,成为光伏企业争夺储能未来的标准动作。 

不过,隆基或许更偏向弯道超车。在光伏行业,隆基股份起步较晚,但通过利用后发优势,甚至不惜牺牲短期利益抢占市场,最终成功逆袭。

李振国曾说过,隆基在制定战略、判断技术路线和解决日常运营问题的时候,主要遵循两个核心原则:其一,一切从事物的本质出发的“第一性”原则;其二,立足未来、着眼于长远,不被短期利益或困难所迷惑。 

2006年前后,当绝大多数企业在多晶路线上干得热火朝天时,李振国固执于单晶。2013年,即使每年“战略性亏损”几千万,隆基也要决心从成熟的砂浆切割技术转向昂贵且不成熟的金刚线切割技术,以此来培育国内下游设备、辅材供应商。 

当战略方向确定后,隆基股份以快速跑马圈地名扬业内。 

2018年初,隆基股份公布未来3年内的业务规划,提出“2020年底实现单晶硅片产能45GW”目标,并豪掷300亿,投资单晶产品。

2019年,隆基宣布将持续扩充产能:到2021年底,单晶硅片/硅棒产能65GW,单晶电池20GW,组件产能30GW。 

令人惊讶的是,2019半年报显示,隆基宣布计划将原定2021年底实现的65GW硅片产能目标调整为提前到2020年底实现。 

截至目前,隆基在单晶这条成熟的赛道上仍在继续狂飙。 

不过,自2017年底参加清华经管学院企业家学者项目后,已知天命的李振国对新能源的未来有了新的看法。或许在他看来,隆基股份应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对于储能,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屡次强调成本。 

2018年12月,李振国在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时曾表示“十年之内‘光伏+储能’将成为最便宜的能源,光伏取代传统化石能源是一件必然的事情。”

“随着化学储能、抽水储能和电动汽车技术进步和成本下降,及能源互联网发展,未来光伏+储能会更具经济性,还可解决能源平衡问题。”李振国说。

大家都在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