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07新葡萄京-最新网址

原创|十字路口上的明阳

来源:能源资讯早知道 发布时间:2020-03-16 02:23 阅读数:74511

张传卫刚刚为儿子庆祝完30岁生日。

对于这位重金押注海上风电的大佬来说,这或许是这个阴霾笼罩的春天里为数不多令他高兴的事。

新年伊始,国家明确将于2022年取消新增海上风电的中央财政补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原本就已短暂的抢装期蒙上新的阴影。

张传卫所执掌的明阳智能(601615.SH)上市刚满一年就频遭大股东减持。最新消息是,该企业联席运营官刘连玉提交辞呈。

内外交困中,张传卫不禁握紧手中海上风电这张王牌。

不久前,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亲赴明阳阳江海上风电智能制造中心,调研疫情防控和复产复工情况。

这是一场硬仗。纵观明阳智能十余年发展史不难发现,这位军人出身的“92派”企业家似乎并不以前瞻见长。相反,他善于正面作战,并深谙体制之下的游戏规则。

在中国风电行业发展早期,先行者金风科技早早已建立起壁垒,远景能源凭借低风速另辟蹊径,唯有明阳智能才是真正从“三北”诸侯混战中血战到底实现突围的种子选手。

毋庸置疑的是,作为一家行业巨擘的掌舵人,张传卫具备“92派”企业家的共同素养。他们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而起,善于捕捉商机,并且坚韧不拔。

但随着平价时代来临, 和很多企业家一样,张传卫也走到十字路口。这位年近花甲的企业家亦不得不面临家族事业的传承难题。

相比其他任何竞争对手而言,张传卫或许对此更为忧心:他需要培养一个什么样的继承人,并与之一起再造一个怎样的能源王国?

  • 01海上“修罗场”

过去一年,张传卫在海上风电舞台风光无限。

去年6月,第四届全球海上风电峰会在阳江召开。这位扎根广东的风电大佬在自己的主场,接待了包括“海上风电之父”Henrik Stiesdal在内的9个国家的1000多名中外参会嘉宾。

五个月后,明阳智能又在阳江基地举行8-10MW海上风机平台量产下线仪式,成为仅有的四家拿下全部海上风电重点省份入场券的国产整机商之一。 

张传卫似乎从不掩饰其争夺海上风电世界第一的雄心,但摆在他面前的成绩单却不容乐观。

彭博新能源财经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明阳智能新增海上装机容量为560MW,仅排名中国第四,世界第六,与上海电气、远景能源、金风科技三家之间的累计装机容量差距进一步拉大。

张传卫在海上风电领域的布局慢了半拍。 

过去近十年间,上述三巨头几乎瓜分江苏市场。江苏是中国海上风电第一大省,该省在2018年底前占据着全国累计总量的70.4%,但明阳智能鲜有机会染指。 

中国风能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上海电气的海上风电累计装机容量高达2262MW,超过全国一半市场份额。远景能源和金风科技分别以784MW和775MW位居第二、三位。 

相比之下,明阳同期仅以133MW,占比3%,甚至低于深陷困境多年的华锐风电。 

不过,张传卫并没有因此丧失信心。中国海上风电大决战去年才正式打响。如果不出意外,他将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在海上风电领域复制早年在“三北”的逆袭传奇。 

事实上,张传卫当年征战“三北”也曾晚了半步。 

明阳成立前一年,在国家发改委主持下,龙源与金风合作,华能与华锐合作,分别承担50万千瓦国产化风机示范项目。

此后,在国家相关扶植政策的刺激下,大量资本涌入风电市场,“三北”混战大幕拉开。 

为了获取地方政府支撑,张传卫在多地建立生产基地,甚至罕见地自建叶片生产厂。他曾向媒体透露,这些生产基地多与经营困难的地方国企合作,既能为当地政府带来税收,又帮助解决下岗职工再就业难题。

在这个遵循“资源换产业”逻辑的行业,张传卫很快打开局面,并逐步坐稳中国风机界第三把交椅。

如今,战场从“三北”转移到沿海,但行业逻辑却一以贯之。

尽管在江苏市场出师不利,多年后张传卫却终于等来属于他的机遇。 

2016年11月,国家能源局印发《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广东被列入海上风电建设的四个重点省份之一。

此后短短三年,广东省政府领导频繁视察明阳,要求其主导打造世界级海上风电和海工装备高端产业集群。欲争夺广东市场的开发商们闻风而动,纷纷谋求与明阳智能合作。

明阳智能在其招股说明书中宣称,该企业将在广东总体规划的66.85GW 海上风电市场开发中占据重要地位。

过去近十年中,明阳智能与行业龙头之间形成约2GW的差距,但广东海上风电市场让张传卫看到赶超的希翼。 

然而,相比陆上风电充足的成长期,此时海上风电留给张传卫的窗口期仅剩下不足两年的时间。今年年初一纸去补贴政令,更是让海上风电行业前景骤然暗淡。

平价时代下,这个此前依靠大量补贴崛起的行业将更加注重效益,而非数量。

即便是数字上的赶超,明阳智能前进的脚本却被海装船短缺束缚,疫情则迫使抢装的实际有效时间再度缩短。

明阳智能的核心竞争力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有传言称,广东已明确对海上风电进行省补。但事实是,广东对地补问题尚无明确意见,仍处在考虑中。

去补贴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早已高悬头顶,张传卫则仍在政策博弈间煎熬。假如当初能未雨绸缪另辟疆土,此时明阳智能或许处境更优。

但历史没有假设。

  • 02指点新江山

张传卫或许只能勇往直前。

企业转型之路往往充满艰辛与风险,这极大地考验着掌舵人的智慧。

从明阳智能公布的信息来看,张传卫已试图在电站开发、风电运维、配售电、光伏、储能、能源互联网、综合能源服务等领域寻求突破。

不过,该企业业务结构单一的痼疾仍未缓解。截至2018年,风机及相关配件销售收入在其总营收中占比高达88.5%。除去风电场发电业务,新兴业态占比仅约0.25%,且仍处于亏损状态。

而平价上网导致风电场业务利润趋薄,对于民企而言,这一业务黄金时代已近尾声,未来需要寻找新的商业模式。

2021年,陆上风电将全面进入平价时代,海上风电则将于后年接踵而至。凛冬将至,明阳智能相对脆弱的业务结构能否经得起寒风洗礼还是未知之数。

近几年中,当张传卫集中优势兵力征战海上风电时,竞争对手们却早已按下多元化转型的加速键。

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整个能源行业正经历大变局。身处其中的企业,要么在行业逻辑发生变化的新环境中加速蜕变,要么选择一个遵循相似逻辑的新领域稳步转移。

一向以稳健著称的武钢在水务环保领域设下新棋局。

2018年,这个稳定封闭的垄断行业为金风科技(002202.SZ)贡献约2%的营收。同年,该企业风机及零部件销售业务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已下降到77.41%。

这得益于十余年前就开始布局的风电场发电业务和近年来着重发力的运维等风电服务业务。

远景能源的转型则更为大胆。一年多前,投行出身的张雷豪掷1.8亿美金收购日产汽车旗下动力电池业务(AESC),引起业内一片哗然。

此前,远景在光伏领域的探索迟迟未能打开局面。去年,张雷决定与老东家道达尔合作,发起向光伏圈的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殊途同归的是,上述风电企业都已涉足智慧能源。

事实上,翻阅当下能源企业转型图,“能源互联网”和“综合能源服务”往往都被摆在至关重要的位置。这块新版图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能源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

在明阳智能招股说明书公布的组织架构图中,已设立智慧能源事业部、能源服务管理协调中心等相关部门。这两个部门归口联席运营官负责管理。

但不久前,联席运营官刘连玉辞职。这一人事变动无疑为新兴版图的前景增加了不确定性。

事实上,在很多能源家族企业中,智慧能源新版图往往会交由二代继承人负责开拓。

新奥集团旗下新智认知(603869.SH)董事长由燃气大王王玉锁之子王子峥担任。朱共山之子朱钰峰则掌舵着协鑫集团旗下协鑫能科(002015.SZ)。

这两家企业时常作为智慧能源领域的代表企业被提及,而他们恰恰是能源界出镜率最高的两位“二代”。

张传卫对其子张瑞的培养路径却与之相异。

明阳智能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张瑞本科毕业后进入企业,2012年至2017年的五年中一直担任明阳智能前身明阳风电的采购部总监。2017年以后,他转任运营计划部部长、运营中心副主任、CEO助理。

运营中心主要职责是,“对客户投诉进行管理,在需要协调时,调动资源快速解决;客户投诉分析,制定改善措施;同时对涉及的部门进行评价;区域管理;项目管理;运营管理;应收账款管理”。而该企业客户主要为华能、大唐、华电、华润和国电投等国有大型发电集团。

张传卫似乎更倾向于培养一名守成之君。

回首30岁那年春天,一位老人来到他当时所在的珠海,在那个足以影响中国国运的时空坐标点上踩下加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的油门。

次年,张传卫正式“下海”,握紧属于他那一代人的机缘。

如今,张瑞已届而立之年。随着改革深入,能源行业风云再起。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创业者与“二代”们同登历史舞台。

这位站在父辈肩膀的继承人能把握住属于这个新时代的机遇吗?

大家都在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